中国基金报 泰勒


刚刚,央行放了两个大招——定向降准+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释放4000亿流动性。



央行出手了,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

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



3日下午,央行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另外,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中国人民银行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注重定向调控,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为什么要定向降准?


此次定向降准,市场早有预期。


3月31日的时候,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提到,会议确定了进一步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措施。一是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优惠利率向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扩大对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重产业的信贷投放。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全部用于发放小微贷款。


因此定向降准是对周二(31号)国常会的回应。


此次降准是三周内的第二次,也是今年以来的第三次。


1月1日,央行官网显示,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


3月13日,央行发布通知,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这三次降准,一共释放了长期资金近1.75万亿!


另外,进入三月中下旬以来,央行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节奏明显加快,反映出宏观政策层面对稳增长的紧迫性。就在4天前的3月30日,央行还超预期大幅“降息”。央行官网消息,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20年3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5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2%,较此前的2.4%下调20个基点。


为什么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


本次超预期的是,央行还宣布决定自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


这个大招,上一次还是发生在2008年火力全开的时候。


央行解释称,超额准备金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由银行自主支配,可随时用于清算、提取现金等需要。人民银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


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此次降准后,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的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从我国历史上以及发展中国家情况看,6%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的水平。


此次定向降准对象为什么选择了中小银行?


本次定向降准面向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一类是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获得定向降准资金的中小银行有近4000家,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立足当地、扎根基层,是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扩大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


为何没有降低存款基准利率


针对一些银行呼吁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问题,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利率下行表面上看确实是银行的利差在缩小,但是我们也会采取很多措施,比如央行提供低成本的资金,另外我们保持市场合理充裕的流动性,这样银行从金融市场上的融资成本大幅度降低。


同时,我们也在考虑加大对银行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对中小银行的支持力度。那么,对于存款利率,它是利率体系里的一个压舱石,当然作为一个工具,是可以使用的,但是这个工具比较特殊,是“压舱石”,所以实行起来要考虑得更多。


比如物价的情况,现在CPI明显高于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存款利率是1.5%,CPI是5.3%,这个问题要考虑。另外也要考虑经济增长,还有内外平衡的因素,利率太低了,是不是货币贬值压力也会加大等等这些因素。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如果让它负利率,这样的话也要充分评估,考虑老百姓的感受。


所以,总的来说,就是作为工具是可以用的,但是用这个工具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


对A股有何影响?


据腾讯财经统计显示,央行历次降准(含定向降准),对A股市场影响不一。



释放强烈宽松信号

提振市场信心。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老师分析称,这次央行对中小型银行定向降准,符合我们的预期。当前新冠疫情在全球愈演愈烈,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突然的深度打击。全球宽松政策大力加码。而全球经济的恶化对我国经济也势必造成较大冲击,要求我国政策要进一步宽松灵活。因此央行在周一下调了OMO利率20bp。在这次对中小银行降准之后,我们保持我们的预期,本月17日左右央行将同步下调MLF利率20bp,并在20日同步下调一年期LPR利率20BP。


央行下调OMO和MLF利率的目的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通过此方式引导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这也是落实政治局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金融让利实体的要求。我们预计20日LPR利率也将同步下调20bp。然而当前银行的负债端只有大约不到20%的负债与OMO和MLF相挂钩,但是有接近50%的资产与LPR相挂钩。因此同步下调OMO/MLF/LPR会进一步压缩银行的净息差(NIM)。这个是中央总体政策的要求,如国常会明确说,要求金融让利实体。也就是说,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如此之大,银行业总体不应当有利润增长。但是,如果进一步压缩银行的净息差会增加中小银行的经营风险,也会伤害中小银行的放贷意愿。所以这次央行进行了100bp的定向降准,目的是在总体上要求银行业(尤其是大型国有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的情况下,兼顾中小银行的稳健性经营,降低金融风险,提高贷款意愿,以期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同时,大幅下调准备金率的要求也是向市场发送一个强烈的宽松信号,提振市场信心。


央行的超额准备金率自2008年从0.99%下调至0.72%后,一直未做调整。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72%下调至0.35%,目的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提高银行的贷款意愿,使得银行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同时,银行也更有意愿购买更多的债券,这也将为接下来发行更多的特别国债和地方专项债提供流动性的支持。但是银行不管是增加贷款或者购买更多债券,对于银行业是进一步扩大了资产负债表,因此商业银行依然需要相应的补充更多的法定准备金以满足央行的准备金要求。因此这一操作对于央行来说,实际上是部分的超额准备金变成了法定准备金,而准备金账户里面的资金总量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是这种操作实际上增加了经济体系里的流动性,起到了金融支持实体的作用,有助于国债、专项债的发行和增加实体经济的信贷。


我们认为今天的央行操作进一步明确了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央行决心贯彻政治局会议和国常会的精神,实施更加宽松灵活的货币政策,但是对于存款基准利率的调整更加谨慎。正如我们之前一直强调的,存款基准利率的调整不符合利率市场化改革方向,也将损害企业和储户的利益,因此这是央行非常审慎的原因。但是我们认为本月下旬,随着一季度数据公布,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宽松幅度有可能进一步加码。我们认为由于当前国际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一季度数据很有可能出现超预期下滑。总书记在浙江调研时指出要奋力实现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这势必要求财政和货币政策进一步发力。我们认为在一季度数据公布以后,政治局开会有可能针对经济形势的变化做出相应的调整部署,进一步加大财政和货币政策宽松力度,我们不排除到月底政治局开会以后出现超预期的宽松,包括2-4万亿的特别国债,也包括可能对存款基准利率的调整。


央行更加极致的倒逼商业银行放贷


中信证券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解读称,央行历史上也曾多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零二年、零八年都有过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是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的利率。央行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会使得商业银行在央行存款的收益减少。实际上是央行激励商业银行要更多的把资金用于投放信贷,而不是把资金存在央行账上获得收益。


如果跟其他国家央行作一个对比的话,比如像欧央行的类似于像超额准备金的利率是一个负利率。也就是说在欧洲,商业银行把钱存在欧央行,反而是要收费的,因为利率是负的。


所以央行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其实也是更加极致的去倒逼商业银行放贷的政策。当然对于中国来说,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在0.72%也保持了很久了,从08年到现在12年没有动过。这次央行下调也表明了央行进一步去激励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来应对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的政策。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在看” 行不行!!!



上一篇: 截至5月29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下一篇: 谈网址导航站的发展与盈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