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杰克·韦尔奇》系列之四——韦尔奇之于GE,是非功过充满争议。但对GE而言,韦尔奇留下的遗产究竟是财富还是毒药?




文:本刊记者王爽 责任编辑:李靖

GE前CEO,一代管理大师杰克·韦尔奇离世,也不禁让外界再次感慨巨头GE的陨落。2001年,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GE的利润依然高达141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从2000年的18.9%提高到19.6%,再创纪录。当时的CEO韦尔奇,携着满身荣耀从GE退休。

但很快GE就陷入了严重的衰退,昔日的荣耀一去不复返。一路走来,韦尔奇塑造了GE的文化,改变了美国的商业格局,却也留下无数争议。在韦尔奇离开GE的这些年里,GE有何变化?他对增长的不懈追求,是否成了给GE后来的困境所埋下的种子?对GE而言,韦尔奇留下的遗产究竟是财富还是毒药?

1


当批判成为流行

耶鲁大学商学教授杰弗里·索南菲尔德对韦尔奇评价颇高:“他成为了伟大的黄金标准,是工业想象力的象征。”“在担任CEO的20年里,他在各个方面都脱颖而出。”但并非所有人对他的评价都是正向。塔克商学院教授维贾伊戈文达拉扬指出:韦尔奇积极地将信息技术外包给印度公司,虽然在短期内节省了资金,却牺牲了GE的未来。一位前GE高管也抱怨过:“如果杰克有远见,我们本可以做到谷歌或AWS(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部门)所做的事情。”


GE的衰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GE长期存在的问题,在韦尔奇退休后集中爆发。随着GE业绩不断下滑,质疑和指责扑面而来。甚至后来,抨击韦尔奇变成了一种流行,这些批评集中在两个方面:他的管理实践并非总是奏效,最终让多元化的GE濒临灭亡。第二项指控是,韦尔奇不可持续地扩张,限制了GE的长期发展,迫使他的继任者不断收缩业务。

但两种指控都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代使命,韦尔奇在特定的时间做了需要做的事情,并且效果惊人。因为他的改革和管理,GE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

诚然,当韦尔奇退休,曾经为获得高利润而施行的种种举措,弊端日益显露。在将接力棒传给杰夫·伊梅尔特特后的第7年,金融危机袭来,GE自此一蹶不振。曾经引以为傲的多元化经营成为包袱,韦尔奇治下的盈利金母鸡——“通用金融”一度濒临死亡。而剥离了金融后的GE,制造业也乏善可陈,最终被踢出道指。但因此指责韦尔奇在20世纪时所做的管理,只是“为失败找了一个薄弱的借口”。与其说“GE的失败在于,用20年为韦尔奇擦屁股”,不如说GE的失败是因为没有再找到一位韦尔奇式的传奇CEO。

韦尔奇接任GE时,同样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公司臃肿而僵化,有些部门超过十年未盈利,但来自日本竞争对手威胁越来越大,GE岌岌可危。他在就职演说中表示:希望GE像港口里的快艇一样“拼命前进”,不想看到GE重蹈底特律汽车制造商的覆辙。在他的改造下,GE努力跟上了时代的步伐……

但遗憾的是,他的继任者却没能让GE成为“时代的企业”,继续韦尔奇的传奇。

2


韦尔奇的继任者加速了GE衰落

GE的人才策略一直被追捧,甚至GE一度成为美国“商界的西点军校”,为众多500强企业输送CEO。“韦尔奇退休继任战”中的三强,胜出的伊梅尔特继任CEO;角逐失利的鲍勃·纳代利在韦尔奇宣布继承人的10分钟后就拿到聘书,出任家装零售巨头家得宝CEO;另一位吉姆·麦克纳尼在得知消息的10天后,被3M公司招募为CEO,并在几年后执掌波音。甚至没能进入候选人列表的高德威,也成为了汽车零部件巨头TRW的 CEO,几年后出任了GE一直试图吞并的另一制造业巨头霍尼韦尔的CEO。


但韦尔奇继任者的表现,却令众人大失所望。韦尔奇在任期即将结束时,曾说:“我的成功将取决于我的继任者,在未来20年带领公司成长的程度。”所以,韦尔奇和董事会历时6年半细心甄选,一致认为伊梅尔特是继任CEO的不二人选,可GE在他的手中走向低谷。甚至韦尔奇认为自己犯下的最严重错误就是——选择了伊梅尔特作为他的继任者。

单从对制造业的管理能力上来讲,伊梅尔特表现的并不差。他通过用成长性行业置换GE手上的夕阳行业,不仅在利润方面补上了去金融化后的窟窿,还为GE留出了成长空间。而且,在伊梅尔特任期内,GE一直保持了在制造业的传统和优势。

伊梅尔特多次失败的收购,数次在行业形势上“看走眼”,令GE股价一路下跌。虽然“车轮在2017年脱落,但螺母已经松动了很长时间”。市场对伊梅尔特的失望情绪不断积累,在他宣布辞职的当天,GE的股票甚至上涨4%。

所以,如果缺乏韦尔奇因势利导的创新能力,即便是在他身边呆了几十年、成绩一直是A+的伊梅尔特,也只能黯然退场。从这一点来看,韦尔奇确实是一代大师。不是因为他开创了万能好用的管理模式,而是他具备因时而变,充分利用环境机遇的能力。

3


韦尔奇的精神遗产

老板们总会面对这样的现实:在某个时刻,要承担后果,为失败负责。但韦尔奇无需为自己的战略,在数年后是否仍然奏效负责。花无千日红,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公司在辉煌了几十年后,也没有跑赢大盘。面对企业的生命周期,我们只能遵从,而GE的衰落不过是正常的价值回落。我们要学习的,是韦尔奇的战略思维,而非战术手段。


互联网时代,商业逻辑发生了巨大变革。当数字化成为每个企业都迈不过去的门槛,企业开始突破“规模瓶颈”时。初出茅庐的大学肄业生也能把公司做到万亿美金规模,而且越大越强。而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已经变成赢家通吃的零和游戏。行业老二,尤其是老三非死不可,老大一统江湖,完美验证了韦尔奇“数一数二”战略的正确性。

但韦尔奇的继任者们无不坚持“数一数二”,却没能继续辉煌,因为时代变了。在韦尔奇的时代,大公司有钱、有资源、有人才,面对小企业,有压倒性优势。而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中小企业、草根创业者,甚至只要有一个颠覆性的点子,都能借助资本,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环境变了,人又怎能守旧?

明智的教师都会提醒学生不要盲目地追随,不要有偶像崇拜。明智的领导者都知道,不能照搬现成的管理方法。马云倡导的价值观文化;张瑞敏推进的海尔内部变革;郭广昌施行的“271管理模式”,都能看到韦尔奇思想的影子。但他们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们因时而变、因地制宜地改进战术。

韦尔奇真正超越时代的秘密武器并非他的管理方法,而是他坚持寻求真理,然后赤诚地行动。而这正是今天的我们,要向韦尔奇学习的东西。


延伸阅读:
1、韦尔奇留给中国人的“管理宝藏”
2、韦尔奇宗师级管理术的四大支柱
3、好朋友眼中的杰克·韦尔奇:何以成就“世界第一CEO”?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咨询电话:张老师 13691068085 微信:zal304904871




订阅咨询:国宏老师 010-88232893,微信:13611104780

上一篇: 陆正耀的辞任和将被他改变的美国证券史
下一篇: “交个朋友”直播间开启扶贫助农报名,联系网址:t.tt